《她是在嘲笑我衣着寒酸土气?》

时间:2017-05-22 15:09
 
念大学时,我暗中两次对祝令投铊盐,导致她中毒,落到如今生不如死的地步。有人会以为我对她有深仇大恨,其实我只是有些讨厌她。她和孙为、夏飞宇等十来个同学是B市
 
土生土长的人,念大学就像在自家门口一样自然亲切。他们成天打打闹闹,嘻嘻哈哈,自成一小团体,体会不到我的孤独感。我常听到祝令开朗的笑声,她偶尔有意无意的看我
 
一眼,她是在嘲笑我衣着寒酸土气?抑或是蔑视我举止局促?我想起“一二九”汇演,她在台上光芒万丈,我堂堂男儿却低头缩肩,台前幕后地跑腿。于是,我爱恶作剧的老毛
 
病又犯了。
 
 
其实,汇演前,我已对她投毒一次,剂量偏少,她反应不明显。祝令那天是拖着病体上台表演的,那也是她人生当中最后的辉煌。
 
 
投毒是件容易的事。那个年代,学校对剧毒化学药品管理松散,实验室的门有时忘记锁。学校又没有监控摄像头设备。附近的公安局没有刑侦科。祝令作为文艺骨干,很少回女
 
生宿舍住宿,她吃住多在青华大学文艺社团和团委,有大型集体活动时,我们男生也经常在那忙。
 
 
我的老师于签源,在课堂上介绍了铊的特性,顺便举了铊中毒的一个案例:英国有个杨的少年,年少时开始向家人投锑毒,至其继母等几名家人中毒死亡。杨被送进精神病医院
 
,出院后,他进了化工厂,利用沏茶机会,陆续投铊盐,致周围七十多名工友中毒,两名死亡。
 
 
青华大学负责铊盐保管的是佟爱军和祝龙第两位老师。佟爱军当时是讲师,孙为的课题就是在她的指导下做,但是孙为接触的是调配好的铊溶液。我和讲师佟爱军合著一部仪器
 
仪表方面的书 ,我经常和她一起出入实验室,她比较信任我。我就是这样接触到铊盐的。
 
 
第二次投毒后,学校放“五一”假,我到女生宿舍偷拿了祝令的化妆品,把祝令的杯子塞在孙为的床下。利用这起“失窃案”,误导大家把投毒场所以为在女生宿舍,把怀疑目
 
标指向孙为。B市公安局也只对二班女生作笔录。
页面版权所有?余姚市邬玉容视听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:0571-12348747
技术支持:果博东方三合一娱乐
友情链接: 葡京赌场 葡京投注官网